武汉代孕 > 代孕行业分析 > 宁波“代孕黑市”暗潮涌动,生美国娃60万

宁波“代孕黑市”暗潮涌动,生美国娃60万

    来源:武汉广埠屯代孕 作者:武汉代孕 发布时间:2016-06-24 Tag:武汉代孕(46)

大家都听过“代孕”这个词吧?

   现如今,只要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代孕”等关键词,就会有许多提供代孕服务的中介机构信息出现。尽管我国禁止实施代孕,但是许多人因为不孕不育及其它原因,有这方面的需求,促使这种中介机构和诊所为了谋取利益,不惜冒着风险进行各种交易。那么非法代孕真的靠谱吗?客户是不是真能如广告上所说,100%成功怀上孩子呢?来看看下面的故事。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也牵动了地下代孕产业

   前些年代孕一词最早被人们所知道,是因为有些不能生育的家庭,条件稍微允许的会选择这种非法的代孕手段。中国不孕不育症患者已达到育龄人口的15%,近4千万人口受不孕不育疾病困扰。

   如今,自二孩政策放开后,很多家庭都想再生一个孩子。比如:41岁的梁栋(化名.后文简称L)也不例外,可与他同龄的妻子有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医生建议谨慎受孕。L先生四处打听,了解到有帮人生孩子的服务,而且市场需求还很旺盛,非常专业的配置:包括中介、代孕妈妈和医疗机构在内的一条地下产业链。在这条地下产业链上,代孕中介、代孕女和医疗机构,为着各自利益,在法律和伦理的边缘,一出出充满期待却又结果未卜的交易正在上演。

 

  

代孕二孩成为最大的赌注

   L先生说,上个月,他跟妻子办理了财产转移手续,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找个代孕妈妈生孩子,避免日后变故引起纠纷。为求生子,找人代孕,结果代孕妈妈反悔想夺回抚养权。这样的案例也不少,有几例案件最终是以:代孕协议明显违反公序良俗,当属无效。为依据,孩子已经出生,虽然是非婚生子,权利义务还是与婚生子一样。孩子的父母对孩子均有抚养权,由亲生母亲抚养孩子,对孩子的成长更为有利。

 

 

问题夫妻生子愿望强烈促进地下代孕

   据了解,宁波市目前妇儿医院和113医院都具备做试管婴儿的技术,只要条件符合,到计生部门开具一个二胎生育证明就可进行。这看起来很简单,但部分家庭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去正规医院,只能寻找地下代孕中介。比如夫妻有一方没有生育能力;夫妻年龄偏大,自己生产存在风险;夫妻双方曾经患过疾病,担心自己的精子卵子质量下降,不能生出健康的宝宝等。一旦有上述问题的夫妻生子愿望强烈,就将成为地下代孕中介的潜在客户。

 

 

代孕中介的自白:自己在做“好事”

   W先生自称代孕圈内的元老级人物,是活跃在宁波的代孕中介。40多岁的他自称宁海人,长期在广州和江浙一带来回跑,讲话时夹杂着广东口音。曾在宁波一家医院工作过,2005年看中代孕的市场需求后辞职下海,和妻子一道专职做起了代孕中介。

  W先生承认,这个行业并不被法律所允许,前几年浙江就查得很严,随后国家又开始整治地下代孕产业链,不过对象主要是公立医院和医生,个人诊所波及的并不多。至于像他这样的中介,即使被抓到,也只能当作“黄牛”处理,顶多拘留十天半个月。

  从事代孕的医院他们找的也都是广州、武汉的一些私人医疗机构。据了解他们固定的医院和医生,妻子在那里负责打理,而他则在这边联系客户,形成了中介、医院和生产一条龙服务。由于国家严禁医疗机构实施代孕技术,W所说的固定医院,实际上是条件简陋的黑诊所、黑医院,中介只是为他们拉客户拿提成。

  W反复强调,他是在做“好事”,他的目的就是要给不孕不育家庭带去孩子。代孕:一个充满禁忌、充斥金钱的交易,然而一些利益熏心的人却把这种借腹生子的行为,冠上“奉献爱心”的高帽,谋取高额利润,最后却总把伤害留给那些“奉献爱心”的代孕妈妈们。十月怀胎,虽然不是自己的骨肉,却是自己亲生。降生便是分离,最后剩下的只有无奈与心酸。

 

 

非法代孕却有形形色色的套餐

   我们所认为的代孕妈妈是指通过体外受精的方式为他人生育子女的妇女,代孕妈妈与胎儿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W以及其他代孕中介和代孕QQ群等多方了解得知,地下代孕一般有人工和自然两种:人工代孕,就是由丈夫供精、老婆或第三人供卵、第三人供精;自然代孕,就是和代孕妈妈同房后自然怀孕。

  两种方式的价格弹性也极大,从十几万元到158万元不等。总体来说,人工方式要牵涉到医院,费用相对较高。目前的市场行情是:做两次试管婴儿医院收费需10万元左右,两次仍未成功需另外加钱。中介费3万元,“代妈”的报酬是25万元左右,再加上支付给捐卵女孩的费用,需40多万元;如果要选择自然方式,只需付中介费和给“代妈”支付报酬最低30万元。不过这不包括给代孕妈妈的每个月四五千元的生活补贴等其他额外费用。客户还要给代孕女在宁波租房子,等排卵期的时候同房。怀孕一个月以后有胎心了付10%,第三个月再付10%……等最后孩子出生,费用付清。如果客户想提高成功的几率 ,他们还有一项所谓的“大包”业务,但前提还要加钱 -55万保证成功。

   所谓代孕中介的宣传方式就是,每天会定时在朋友圈发布大量年轻漂亮的捐卵女孩照片。如果要找捐卵女孩,客户首先要讲明自己的要求,比如年龄、身高、学历、血型等,中介会按照客户要求进行筛选,然后把详细材料提供给客户。选中哪个女孩后,付一定的定金就可以约见本人。想生个美国娃?有美国出生证明的,成年后就能拿美国国籍。中介费60万元。

 

   捐卵女孩的报酬根据其自身条件的不同而存在差异,一般价格是5万元左右。本科学历、身高1.6米以上要6万元,1.7米以上则要10万。捐卵女孩来自全国各地,注明浙江、上海、江苏的都有,中介说有专门的团队去搜罗有意向的女子。现在通过网络就方便多了,他名下就有包括苏杭代孕网在内的多个网站,很多女子都是看到网站后主动来联系的。他们再把每个人的个人资料,包括年龄、身高、学历、照片等制作成电子表格,供客户选择。

 

代孕女除了来自农村、经济条件差也不乏高学历者

   捐卵女子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挣钱。如果价格合适,很多人并不排斥自然代孕。“代妈”大都来自偏远农村,是离异、30岁以内、已生育过的女性。有些是未婚妈妈,独立抚养孩子且生活拮据,想通过做“代妈”赚钱养家。这个群体因为经济状况差,且对人工授精方式存在疑虑,多选择自然怀孕。接下来的主力军都是90后和00后,而且大多是独生子女,她们不大可能愿意做这一行。

   有一些学历大学本科毕业以上的并不在少数,而许多代孕妈妈愿意拿自己的子宫与金钱做一笔交易的理由也都各不相同,有因为家里债务,有的因为离异后一无所有,需要钱,还有的仅仅是因为好奇,而且强调过后决不死缠烂打。在网站上有一位出生于1987年、自称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数字媒体专业的女子,她表示因出国留学未能申请到奖学金,要求7万美金作为报酬,以支付攻读博士学位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至于客户和代孕女之间的合作细节,需双方协商,代孕圈里分别称这两种模式叫“散养”和“圈养”。顾名思义,“散养”就是客户全程不监督代孕女日常活动和生活方式;“圈养”就必须在客户的监控范围之内活动,且在饮食上完全遵照客户要求完成。 

 

 

代孕女的烦恼,为避风险不排斥自然受孕

  【非法代孕危害很大,甚至会不孕不育】

   30岁的小D是一名代孕女。来自云南偏远农村的她生过一个儿子,和前夫离异后独自生活,她做代孕妈妈的目的,就是想赚点钱。通过人工授精代孕的风险较大,胎儿成功率低,还容易发生流产或畸形。所以她并不排斥自然受孕,当然前提是价钱合适。

   她说,代孕女虽然挣钱是目的,但也有最基本的人格要求,最怕的就是碰到奇葩客户。她的一个姐妹就是因不堪客户的骚扰而终止了合同。还有一种情况,对外做“代孕包男孩”非常残忍,一旦发现是女孩就得人流。“有次一个客户做了4次,第5次才是男孩。”

  有网友问:听说国外代孕很常见,一直想知道,代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在美国是合法的吗?在咱们国家可以试试吗?

   个人代孕是擦边球,既不违法,也不受法律保护

  首先提出郑重声明:代孕在国外也是很稀少的,并不十分常见。就算是号称最自由、最民主的美国,也只是德克萨斯、佛罗里达等少部分州承认代孕合法,并有相关的法律条文保护代孕方与求孕方的权利与义务。而其他国家就鲜有独立完善、保护代孕的法律条文。何谓代孕,只强调一点,那就是通过医疗手段借用其他女性的子宫生育一个孩子,期间是绝对不需要也不允许发生性关系的。显然与小D所提到的自然受孕不同!

 

法律专家的忧思:法律缺失恐难管理

   目前,我国禁止代孕的法律缺失,部门联动工作机制尚未完全理顺,基层卫生监督执法力量薄弱,代孕案件存在发现难、取证难、处罚难的现象。

  据一份非官方数据统计称,目前,我国每年通过“代孕黑市”出生的孩子超过1万名,因此而涉及的法律和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此外,打着代孕的幌子进行猎艳或诈骗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浙江万里学院法学院副院长丁寰翔副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早前我国政府是在法律上完全禁止代孕的,但未能取得预期的效果。去年底通过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删除了“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条款。禁止代孕虽然未入法,但卫计委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严禁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删除条款并不等同允许。这次修法后有关方面进一步加强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管理,保障正常的医疗秩序,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丁寰翔说。

  宁波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蔡连增说,代孕正在形成非法的黑色产业链,损害女性健康、败坏伦理道德,特别是在一些“跨代”代孕问题上,还涉及遗产继承等诸多问题。最重要的是这破坏了人类正常的生育秩序,违背公序良俗。

  他说,在国际上德国、法国、新加坡等许多国家都明令禁止代孕。“如果允许代孕,那么怀胎十月、一朝分娩作为亲生母亲的铁证将会被破坏,母亲生育之恩、养育之苦的传统形象将会被颠覆。有人为了获利而不惜出卖身体替人怀孕生育,这对于公众都是伦理道德甚至是思想观念上的冲击。”

  蔡连增表示,除了伦理以及法律问题外,代孕女性在达不到标准的黑诊所做代孕手术,容易成为被剥夺、利用和欺骗的受害者,造成身体严重损害而无法维权。

 

   代孕分为妊娠型代孕和基因型代孕,前者是指委托代孕夫妇提供自己的精子卵子,由代孕者进行代孕,代孕者与代孕子女无血缘关系;后者是指代孕者提供卵子,与代孕子女有血缘关系。这两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借腹代孕”与“借腹借卵代孕”。

  妇女代孕时植入他人的受精卵子,必须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我国有关法律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施做了严格的规定。这项技术只能在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医疗机构中实施,只能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

转载请注明:http://www.guangbutun.cn